小啾咪

唉,抱紧魔道

欠债千夜:

救救魔道和国动吧

遇事不多说,就是干:

为了我们的第二季,为了以后能看到高质量国动,请转发这条消息,理智写下自己的建议,为魔道为国动尽一份绵薄之礼

众CP的七夕礼物

       1、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2、瞎写一通,认真你就输了。
       3、私设巨多,懒得一一列举,你们自己发现吧!
       4、CP:晓薛、忘羡、柳橙、曦瑶。
       咔嚓一声,第五条粉笔被金光瑶折断了。上课才五分钟,金光瑶已经折断了5条粉笔,原因?
       看下面如何听课的薛洋和魏无羡!
       咻的一声,魏无羡把纸团从第二组的第一张桌子扔向了坐在第二组最后一张桌子的薛洋,然后薛洋不知在纸条上写了什么,接着就又扔给了坐在第一张桌子的魏无羡。
       如此明目张胆,也难怪金光瑶这么好性子的人会生气了,如果换蓝启仁来,早就让他们两个滚出去。
     “魏无羡,老子不爽!”薛洋任性的在纸条上写着,然后扔到了打算认真听课的魏无羡的头上。
     “干什么?干什么?不爽关我什么事!扔我干什么哈!不爽找你家小星星去!别打扰我听课。”魏无羡偷偷瞄了蓝忘机一眼,发现蓝忘机好像没注意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把纸团往后一扔,成功砸到了薛洋的头上。
       蓝忘机在魏无羡的草稿纸上写道:“魏婴,今晚天天!”
     “蓝湛,别啊,我认真听课还不行吗?”魏无羡下意识的揉了揉腰,我还是要我的腰的!
        蓝忘机不至与否,意思是:我不管,按照约定,你上课没认真听,就要天天,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看懂了蓝忘机的意思,苦着脸点头,心里开始打小算盘:“辣鸡薛成美,你完了,哼!”
        薛洋扔了个纸团过来:“我!就是因为晓星尘才不爽的!”
      “诶~晓星尘不是对你百依百顺吗?这又怎么啦?”
      “晓星尘最近下课就出去,我昨天下课的时候跟着他出去,结果看到了他去找隔壁班的罗青羊,他还接了罗青羊的花!!!还有哦,今天我生日,去年一起床,他就和我说生日快乐了,今年还没说!都下午了!他是不是已经出轨了?!我好方,嘤嘤嘤。”
      “嗷,我还想和你嘤嘤嘤呢!因为你,我的腰又要离家出走了!”
      “擦,蓝忘机冲鸭!上了这个魏不知羞!”
      “你再皮,我就不理你啦!欺负我是吧?哼,很好,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别别别,魏无羡,魏婴,魏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叮!你的好友情感大师魏无羡已经上线!
      “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我!我!我!想你下课陪我偷偷跟着他,然后过去帮我套话!”
      “哦呦,这么麻烦啊!我告诉你个简单的!”
      “有效么?”
      “啧,我是谁?还不信我?”
      “好吧,说,要小爷怎么做?”
      “今天七夕,也是你生日,对吧?”
      “√”
      “晓星尘是不是还没有给你说生日快乐?”
      “废话!”
      “那……我就和你说,他下课绝对会和你说,今晚去哪里哪里吃饭的!”
      “然后?”
      “不要答应!一脸生气的拒绝!”
      “为什么啊?妈卖批,魏不知羞你故意的是吧?小星星好不容易约我!!!你让我拒绝?!”
      “啧,这个叫欲擒故纵啊,这样子你就可以让晓星尘哄你啦。啧,难怪你现在还没把晓星尘拐上床!”
      “好吧好吧,我情商不好,然后呢?”
      “接下来,就是我登场了!你去拉上江澄等其他人,破坏他们要去约会,你等下就去和他们通通风,我比你慢走一点,然后帮你来给晓星尘开窍!回去你在做做样子,晓星尘就会心疼你,然后就会告诉你一切的。”
       “那……我们去干什么?”
       “你不是生日吗?我们去喝酒庆祝下!”
       “你们几个真的不用约会吗?”
       “啧,反正我的腰要离家出走,他们也别想要!!!”
       “可以!强势!帮你了!”
         两个人刚刚达成一致,下课铃就响了!
         叮!你的好友影帝薛成美已上线!你的好友戏精魏无羡已上线!
         薛洋垂着头,默默的收着书包。一个眼神也没有给晓星尘。
         晓星尘拉住往外走的薛洋的手:“阿洋,今晚我们去外面吃饭,我……有事和你说!”
       “不了,我要和羡羡去吃饭!我们都约好了,还有江澄他们,你就自己吃吧!白白”薛洋依旧低着头走出去,快出教室的时候,还故意抬起头让晓星尘看见他微红的眼眶。
        晓星尘一下子就心慌了!站起来,刚刚要追出去,魏无羡连忙拉住:“诶诶诶,晓星尘,你别想着现在出去哄薛洋,他生气了,现在去也没用!你想想你这几天是不是做过什么?”
      “魏婴!”蓝忘机盯着魏无羡的手,出声警告道。
        魏无羡马上就松开手了!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蓝忘机,蓝忘机不为所动。
        晓星尘低头,想了一会:“我……这几天一直在忙着给阿洋准备生日礼物。好像冷落了他!”
        魏无羡伸出手指,摇摇头道:“对了一半,你给他准备礼物,还去麻烦了罗青羊,还好死不死让他看见了。我告诉你,辣鸡洋这是吃醋了!晓星尘,今天晚上薛洋吃完饭回去,你要好好表现,把他哄好!正好薛洋过了今天就18岁了,要把他带去天天啊!”
        魏不知羞继续他的报复大业:哼,我明天起不来,你们也别想起来!
        晓星尘呆滞住了:“这……”
        金光瑶在讲台上,忍不住开口了:“这……什么这啊,你要等到成美喜欢上别人再行动啊!”
        晓星尘下了决心:“好!”
        魏无羡露出了笑容,搂住了蓝忘机的脖子,给蓝忘机一个大大的么么哒:“二哥哥,我先和辣鸡洋他们出去吃饭,等下回去找你!”
        蓝忘机点点头,江澄正好站在了门口:“妈的,死给魏婴,走不走?差你了!”
       蓝忘机不爽的瞪着江澄,魏无羡连忙劝住蓝忘机:“二哥哥,没事哒,江澄就这样,别理他了,我走了,二哥哥等我哈!”
       蓝忘机目光注视着魏无羡离去,转头对晓星尘道:“你今晚要是担心搞不定薛洋,我现在可以教你,以后看好薛洋,别让他拉走我的羡羡!”
       晓星尘无奈点头!真的是醋王啊!蓝湛开始教晓星尘如何搞定薛成美。
       魏无羡拉着江澄、薛洋、金光瑶一起走进了饭店。
       魏无羡无酒不欢,马上点酒:“来来来,服务员姐姐,我们要酒,要天子笑!”
       金光瑶安静道:“喝酒伤身。”
       薛洋不爽道:“怎么?不陪我借酒消愁?”
       江澄冷哼道:“喝就喝!”
       薛成美无所谓道:“反正伤身的多了去,管他呢,喝一点也没事!”
       魏无羡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最后几个人有些醉醉的走回了各家,各找各的CP去了。
       薛洋一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桌子边等他的晓星尘,依旧不给一个眼神。
     “阿洋,你……回来啦!我想和你分手!”晓星尘站起来,想牵薛洋的手,却被薛洋甩开了。
     “好哇,分手就分手,谁怕谁啊!你不是要去找你的罗青羊妹妹吗?还收她的花,那你就和她去过七夕好了,还在这里干什么?”薛洋眼眶开始红了,这段时间晓星尘的若即若离让他彻底害怕,他不知道如果晓星尘不要他,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讨厌我的话,你说,我离开就是了,干嘛要这样子。”
       这并不是魏无羡说的做做样子就可以让晓星尘心疼,其实是这段时间薛洋的负面情绪的全部爆发。
       晓星尘把薛洋按到墙角,为薛洋拭去眼泪,盯着薛洋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薛成美,我心悦你,我爱你。这辈子喜欢上别人是不可能的。罗青羊只是我拜托她从家里带花给我,好送给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冷落了你,抱歉!你的生日,我不是忘记了,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要是不喜欢,我下次就不怎么做了!我真的非常爱你!”
       晓星尘从口袋里,拿出了戒指,单膝跪地:“薛成美,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做你的男朋友了,我想做你的老公,一辈子陪着你!”
       薛洋呆愣住了,不敢相信的刚想捏了捏自己的肉,却被晓星尘制止了:“别,我会心疼的!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愿意!很愿意!非常愿意!晓星尘,我爱你,这辈子只爱你一个!”薛洋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
       晓星尘为薛洋戴上了戒指,薛洋也为晓星尘戴上了另外的一个戒指。
       晓星尘抱住薛洋,在他耳畔轻轻道:“我……还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薛洋脸红成大苹果:“什么?”
     “你先告诉我,你要吗?”晓星尘轻声道,低低的嗓音撩拨着薛洋的心底,像有一只小虫子在爬一样。
     “要!”
       晓星尘抱起薛洋,把薛洋放到了床上:“我想把我自己给你!生日快乐,阿洋。”
       晓星尘吻上了薛洋,薛洋闭着眼睛轻轻地回应着晓星尘。
       晓星尘笑道:“薛洋,薛成美,讲真的,我爱你。”
       薛洋看着晓星尘的眼睛,认真道:“晓星尘,讲真的,我也爱你!”
       愿晓薛能一辈子在一起!
       忘羡篇
       魏无羡去了一趟首饰店,取了一点小东西,就急急的回家了。
       果然一回去就看到了蓝忘机在房间里等他,魏无羡关上门,环住蓝忘机,往他唇边吻了一下,在蓝忘机要继续的时候离开了。
     “蓝湛,蓝忘机,我……有话和你说。”魏无羡取出戒指,单膝跪地,“蓝湛,我们过几年就结婚吧!”
       蓝忘机拉起魏无羡,抱住这个放在心尖上疼的人,道:“你不必如此!这种事情,要换我来做,你享受就好了。”
       说着单膝跪地,:“魏无羡,我们结婚吧!”
       魏无羡笑得高兴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蓝湛,蓝湛,你耳朵红了!”魏无羡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极了。
     “嗯。”
       魏无羡亲上了蓝忘机:“我真的是爱死你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爱!”
       蓝忘机把魏无羡往墙上按,吻了下去:“我亦是如此。”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柳橙篇
       江澄打开门,一脸呆滞的看到刚刚洗澡好,半裸的柳青歌:“你……干什么?”
       柳青歌把门关上,扛起江澄就往卧室去:“干你!”
     “靠,老子是直男!”江澄被柳青歌丢上床。
     “巧了,我也是!”柳青歌欺身而上。
     “那你还上我?”江澄试图反抗,奈何无用。
     “是呀!怎么?不爽?”柳青歌抚摸了一下江澄的脸。
     “雾草,唔……”江澄瞬间呆住了。
       柳青歌趁着这个空隙,吻了上去,长驱直入。
       今天也请给我来一杯柳橙汁!
       曦瑶篇
       金光瑶打开灯之后,没看到蓝曦臣,正奇怪着,蓝曦臣就从后面抱住了金光瑶:“阿瑶,舍得回来啦?”
     “二哥……”金光瑶无奈的看着蓝曦臣,emmmmm,鞋子穿反了,穿着休闲的衣服,却系着领带!很好,蓝曦臣喝醉了,还醉得一塌糊涂。
     “阿瑶,七夕快乐。戒指给你。”蓝曦臣为金光瑶带上,就把金光瑶推倒在沙发上:“酒很好喝?”
        金光瑶试图反抗无果:“二哥,唔……放开哈!你喝酒了!”
        蓝曦臣直接咬住了金光瑶的耳朵,“不放!”
        曦瑶一生(๑• . •๑)
        七夕快乐,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结发与你

     1、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2、乱写一通,认真你就输了。
     3、七夕快乐(✪▽✪)
       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大多数人都沉浸在睡梦中。但是义庄内是一片吵闹。
     “道长,道长,起床!起床了!”阿菁把睡梦中的道长叫醒,又把薛洋摇醒:“坏东西,你起不起来?不起来我就拿走了道长今天的糖了!ヽ(‘⌒´メ)ノ”
        薛洋揉揉眼睛,坐起来,不爽道:“擦,小瞎子,那么早起床干什么(=_=)?”
        阿菁叉腰不满道:“今天是七夕乞巧节!晚上有庙会,你就不期待吗?”
        晓星尘伸个懒腰,坐于椅子上:“呀,七夕了,这一年过得好快!”
      “那又怎么样?是晚上,又不是早上,那么早起床干什么?”薛洋又躺了回去:“困死了(๑ó﹏ò๑)别吵!”
        阿菁又凑过去,似乎想化身成蚊子吵死薛洋:“坏东西,起来,起来,听见没有!今天你就陪道长去买菜嘛!”
      “那么早,谁要去啊!走开”薛洋翻了个身:“啊啊啊啊啊道长,那就治治她嘛,真的是,吵都吵死了!”
      “阿菁,天还早,不着急去买菜。”晓星尘揉揉阿菁的头:“来,你先躺下睡会,我去给你们煮粥。”
       “可素道长!”阿菁有些不满,但是被晓星尘按到了床边,安静的躺了会,睡意渐渐袭来,她就睡着了。
        可薛洋已经被她吵到没有睡意了,他起身去外面厨房帮晓星尘做饭:“道长,今晚有庙会,你陪我去逛逛好不好?”
        晓星尘转身看薛洋,道“好呀,顺便带上阿菁。”心里却掀起狂澜:“他这是要和我去逛庙会……算约会吗?”
       薛洋撇撇嘴,心道:“想个办法把那个小瞎子弄走!”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笑道:“好呀,道长你可要给我买那个糖葫芦,那个可好吃了!”
       薛洋声音甜腻腻的,听起来就是个撒娇的小孩子,晓星尘自是喜爱异常:“好好好,今晚就给你买!”
     “嗯哼,道长最好啦。”薛洋过去接过晓星尘递给他的粥,慢慢喝下,心里思量:今晚就行动吧!
       晓星尘递给薛洋一颗糖后,薛洋笑着道谢,然后晓星尘故作镇定的去给还在睡梦中的阿菁一颗糖。
       白天很快就过去了,夜晚降临时,庙会正式开始。
        阿菁跑在前头,蹦蹦跳跳的,动作灵活得不像个瞎子,薛洋则扶着晓星尘在后头慢悠悠的走,时不时帮晓星尘挡掉突然之间撞过来的路人。
        晓星尘担心喊到:“阿菁,小心些,别摔着了。”
        薛洋笑道:“道长还是小心些自己吧,那丫头疯惯了。”
        阿菁在前头果不其然被人撞倒了:“哎哟。”
        薛洋带着道长过去,问道:“小瞎子能站起来不?”
        晓星尘刚要扶阿菁起来,却被一个路人不小心撞到了。路人连连道歉:“抱歉抱歉,这位道长没事吧?”
         晓星尘快要摔着时,被薛洋搂住了腰,晓星尘面上染上了一抹红,勉强摇摇头:“无事。”
       “道长,小心点。”薛洋松开了手,继续站在晓星尘身边半点也没有要把阿菁扶起来的样子。
         阿菁撇撇嘴,自己站了起来:“坏家伙,你也不扶我一把。”
         薛洋不满道:“啧,你自己都站起来了,还要我扶你干什么?”
         晓星尘劝道:“好啦好啦,算了。”
         阿菁瞪了一眼薛洋:“哼!道长,你们两个逛吧,我自己玩去!”说着,头也不会地走了。心道:“我怎么感觉自己好亮?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旁边有好多粉红色的泡泡啊!”
        晓星尘喊道:“注意安全啊!”
        薛洋牵着晓星尘的手,感觉很满足:“道长,你陪我去那边的姻缘树一趟吧?”
        晓星尘好奇道:“你是要去求谁家仙子的姻缘?”
        薛洋笑道:“这个嘛……自是求一个白衣胜雪,心肠极好的美人的姻缘”
      “那位仙子定是个极好的人。”晓星尘叹了一口气,心道:“果然我对他的感情是不正常的!同是男子,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呢?”
      “道长,你的头发我剪一点下来哈。”薛洋不等晓星尘拒绝就动手剪了,然后又剪下自己的头发,交给旁边摆摊的姑娘:“这两束头发麻烦姑娘编在一起,然后存放于两个香囊里。”
        那姑娘被薛洋可爱的笑容迷得愣愣的,帮他做好之后马上交给薛洋,,晓星尘虽不解薛洋要干什么,却也是帮薛洋还了钱。
        薛洋拉着晓星尘来到姻缘树下,双手合十,心道:“我这一生从不信神,但是这次为了晓星尘,我就姑且信你一次。我只求这一生得晓星尘一人。”然后就拉着晓星尘离开了。
      “你……许好了?哪家仙子的姻缘?”晓星尘笑得勉强,心里隐隐作痛。
      “道长,你答应要买糖葫芦给我的。”薛洋露出小虎牙笑道,看起来可爱至极:“买完我们会义庄吧!我给你讲讲求的是那家仙子的姻缘。”
        晓星尘给薛洋买了一串冰糖葫芦,然后就被薛洋拽回义庄了。
       晓星尘坐在椅子上,一脸忐忑不安心道:“他……果然有心悦之人,我……该怎么办?该表白吗?他会接受吗?算了……还是不表白了,要是表白了,他肯定会拒绝的,那岂不是连朋友也做不得!”
       晓星尘不想冒这个险,也不想独,他没有办法看着薛洋离开他的身边,即使是现在这样子,也好过远远一望,至少这样子能清楚的看到薛洋的笑颜。
       薛洋锁了门之后,把一个香囊递给道长“道长,我许的仙子是抱山散人座下的白衣仙子晓星尘的姻缘,我……心悦你。两束头发编在一起,表示结发与你。道长,你……可心悦我?”
       晓星尘接过香囊,却觉得心跳得极快:“你……当真心悦于我?”晓星尘还是觉得很不真实。
        薛洋抱住晓星尘,听着晓星尘胸膛里极速的心跳,道:“那当然啦,道长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心悦道长呢!道长,你也心悦我吗?”
       晓星尘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心悦,喜欢极了!”
       薛洋忍不住吻住了晓星尘,晓星尘的嘴唇甜得让人上瘾,恨不得一辈子也不放手。
       那一刻天空绽放开了烟花,似乎全世界都在为这一对情人庆祝。而我惟愿他们一吻天荒。
       至于阿菁喝醉了,被一位黑衣道长带走了。
       第二天,阿菁问薛洋:“喂,坏家伙,你昨天晚上对道长做了什么?为什么道长下不了床了?”
       薛洋露出了一个魇足的微笑,像极了一只吃到鱼的猫咪。
       晓星尘听了此言,脸又红了起来:“阿菁,没有,他什么也没有做。”
       星空下,薛洋揽着晓星尘,凝望晓星尘嘴边的那一抹微笑露出了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晓星尘转过来,笑得很开心。
      “呐,道长,七夕快乐,我爱你,mua。”
      “阿洋,七夕快乐,我……也爱你,mua。”